理论与实务主页 > 理论与实务 > 理论探讨 >

国际私营养老金的发展及启示

2017-08-10 01:30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发展商业养老保险,推动私人养老金的成长是国际社会保障改革的重要趋势。为了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挑战,提高养老金体系的可持续性和效率,国际上主要经济体通过控制公共养老金的缴费率以及税收优惠政策促进私营养老金的发展。其私营养老金资产占GDP的比例不断提高,私营养老金对退休人员的收入贡献不断提升,覆盖的人群比例不断增加,年金保险对寿险业保费收入的贡献不断提高。目前我国养老保障总量不足、养老金三支柱体系结构失衡、基本养老保险面临较大的可持续压力,有必要大力发展私营养老金,提高我国养老金资产总量、矫正养老金体系的结构性失衡以及增强基本养老保险的可持续性。我国可以借鉴国际经验,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在养老金体系中的重要作用,通过降低基本养老保险费率、完善税收优惠政策促进私营养老金的发展。
 
    一、国际私营养老金呈现快速发展态势
 
    为了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挑战,提高养老金体系的可持续性和效率,近年来国际上养老金制度改革的重要趋势是大力发展私营养老金。这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私营养老金资产占GDP的比例不断提高
 
    2014年,OECD国家私营养老金资产占GDP的简单平均比例为37.2%,加权平均比例为84.4%,部分非OECD国家私营养老金资产也在不断增加,占GDP的简单平均比例为16.4%,加权平均比例为36.4%。
 
    以美国为例,2015年其养老金体系三个支柱积累的资产总量为25.4万亿美元,占当年GDP(17.4万亿美元)的比例高达152%。其中,第一支柱积累的养老金资产仅占资产总量的11%,而第二、三支柱私营养老金非常发达,积累的养老金资产存量巨大,占资产总量的89%(参见表1)。

 
表1:2015年美国养老金体系资产

    2.私营养老金对退休人员的收入贡献不断提升
 
    由于很多国家更为均衡地发展养老保险的三支柱体系,私营养老金发展迅速,其对退休人员的收入贡献不断提升。以美国为例,其退休人员的养老金总毛替代率为67.8%,其中第一支柱的毛替代率为35.2%,作为私营养老金的第二、三支柱的毛替代率为33.6%,其对退休人员的收入贡献几乎等同于公共养老金(参见表2)。同样的,美国养老金净替代率为81.9%,第一支柱的净替代率为44.8%,作为私营养老金的第二、三支柱的净替代率为37.1%(参见表3)。其他一些OECD国家也大致如此,作为私营养老金的第二、三支柱在提升养老金替代率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参见表2和3)。



 

    3.私营养老金覆盖的人群比例不断增加
 
    随着私营养老金的快速发展,其覆盖的人群比例不断增加。2013年,在德国的社会保险缴费雇员中,71.3%拥有某种形式的私营养老金计划。捷克、冰岛、美国和英国参加私营养老金计划的人口占其工作年龄人口(15-64岁)的比例分别为66.2%、52.2%、47.1%和43.3%。
 
    4.年金保险对寿险业保费收入的贡献不断提高
 
    随着人口老龄化程度的提高以及私营养老金的发展,人们对风险的关注逐步从过去的死亡风险转向养老与健康风险,寿险业承保生存风险的养老金业务占比不断提高。以美国为例,2014年美国寿险公司的净保费收入为6582.85亿美元,其中年金、寿险和健康险业务的保费收入分别为3615.86 亿美元、1383.08 亿美元、1583.91 亿美元,占比分别为55%、21%和24%。可见,年金业务保费收入已经超过寿险公司业务收入的一半。从历史发展趋势看,20世纪70年代以前,美国传统寿险增速通常高于年金和健康险业务,占据市场主导地位。但从70年代后期起,随着人口老龄化以及政府出台的退休计划税收递延政策的刺激,年金业务增速超越健康险与传统寿险,并分别于1982年和1986年在绝对额上超过健康险与传统寿险,成为寿险公司最大的业务来源。
 
   
二、政策支持是私营养老金发展的重要原因
 
    除了人口老龄化程度加重,公众对养老金的需求增加等客观因素外,政府对公共养老金缴费率的控制为私营养老金的发展释放了空间。同时,政府的税收优惠政策也为私营养老金的发展提供了激励。
 
    1.控制公共养老金缴费率
 
    2014年,OECD 21个国家强制性养老金的雇员个人缴费率平均为7.09%,雇主缴费率平均为10.48%,总缴费率平均为17.57%,低于中国基本养老保险28%的缴费率(参见表4)。OECD 13个国家社会保险和强制性私营养老金中雇员个人缴费率平均为8.29%,雇主缴费率平均为15.55%,总缴费率平均为23.85%(参见表5),远低于中国社会保险40%左右的总缴费率。


    可见,为了发挥市场机制在养老金体系中的作用,政府努力控制公共养老金的缴费率,降低企业和个人的缴费负担,从而为私营养老金的发展释放出一定的空间。
 
    2.实施税收优惠的激励政策
 
    OECD国家通过各种形式的税收优惠政策提升商业养老保险的需求(参见表6),即政府通过让渡税收收入,激励企业和个人参加各种形式的私营养老金计划。正是在税收优惠政策的鼓励下,OECD国家的私营养老金快速发展,1990-2011年其养老金给付中,私营养老金的给付水平提高了37.9%。2011年,OECD国家平均以占GDP 0.4%的税收减免带来了占GDP 1.6%的私营养老金支出,税收对养老金的放大效应为4倍(参见表7)。


    可见,为了发挥市场机制在养老金体系中的作用,政府努力控制公共养老金的缴费率,降低企业和个人的缴费负担,从而为私营养老金的发展释放出一定的空间。
 
    2.实施税收优惠的激励政策
 
    OECD国家通过各种形式的税收优惠政策提升商业养老保险的需求(参见表6),即政府通过让渡税收收入,激励企业和个人参加各种形式的私营养老金计划。正是在税收优惠政策的鼓励下,OECD国家的私营养老金快速发展,1990-2011年其养老金给付中,私营养老金的给付水平提高了37.9%。2011年,OECD国家平均以占GDP 0.4%的税收减免带来了占GDP 1.6%的私营养老金支出,税收对养老金的放大效应为4倍(参见表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