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与实务主页 > 理论与实务 > 实务研究 >

癌症护理保险:险企进军长护领域的“好望角”

2018-01-03 22:33 来源:中国保险报•中保网

    2016年6月,人社部在15个省市启动了长期护理保险的试点工作,旨在探索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进一步健全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社会保障体系,不断增加人民群众在共建共享发展中的获得感和幸福感。商业保险公司主动参与各地试点工作,发挥自身在精算、经办扥方面的优势,服务国家长期护理保险制度建设顺利推进。我国日益加剧的人口老龄化催生了大量的社会化照料服务需求,癌症的高发和高费用特性使得癌症护理需求将成为长护领域的最大的“痛点”,基于澳洲的经验险企选择癌症护理保险切入,无疑是最佳的选择。
 
    一、人口老龄化引爆社会化照料服务需求
 
    由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实施独生子女政策,加上经济发展和卫生事业的普及,死亡率逐年降低,我国呈现了快速老龄化的趋势,这种趋势在今后10-30年将全面爆发,对我国的经济社会各个层面会产生深刻的影响。
 
    如果看80岁以上的老人比例,增加幅度更是惊人,将从2010年的2000万左右,上升到2050年中间预测值的1.4亿左右。直线升高的老人群体将对越来越多的老年失能照料形成巨大压力,一方面是需要照顾的老人数量急剧增加,另外一面,家庭子女数越来越少,整体社会青壮年劳动力绝对值也已经成下降趋势,社会化的照料服务需求将在今后10-15年内呈现爆发式增长。
 
    根据过去的趋势预测未来,到2050年中国将有5000万人需要照料,其中1500-2000万人需要长期照顾,300万以上需要重度护理。而这其中,患有多种疾病的失能人员的康复和护理首当其冲,不论现在和将来都急需专业和服务,其中,患有重症的如癌症的护理需求尤其迫切。
 
    二、癌症护理需求将成为长护领域的最大的“痛点”
 
    癌症已经成为中国城市居民的第一大死亡因素,也是农村居民的第二大死亡因素,每天有7700人死于癌症。2013年,新诊断的癌症病人数为429万人,死于癌症人数为281万人,其中肺癌,胃癌,食管癌和肝癌为主要种类。每天约有一万人确诊为癌症。癌症发病率城镇地区每10万人为191.5人,农村地区为213.6人;癌症死亡率城镇地区每10万人为109.5人,农村地区为149人。癌症的发病率过去10年里男性基本持平,但是女性虽然发病率比男性低,却有上升趋势。目前的癌症总体五年生存率为31%左右,政府希望在2025年能达到40%以上,这将意味着更多的人将会带癌生存,而同时,癌症发病率随着年龄增加而增加,根据年龄的癌症发病率,和即将到老的全面老龄化,使得中国将面临更加严峻的癌症挑战。
 
    仅仅从85岁以上发病率为1.3%来看,到2050年有1亿左右85岁以上人口将会产生130万的高龄癌症病人,仅仅这些人的护理照料将会有巨大的需求市场,需要有个高质量的保险产品来承担。
 
    癌症给生命带来威胁的同时,也给癌症患者家人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和精神负担,诊断之后的治疗,通常在医院里可以完成,但是出院以后的康复护理,在中国还基本处于空白阶段,主要依靠家人和病人自己的摸索和医院的复查。如果有一种新型保险可以将医疗和康复护理结合起来,减轻癌症患者的痛苦和家人的负担,将会有巨大的需求。医养结合的护理模式很好的契合了这个迫切需求。
 
    三、以癌症护理保险切入是险企的最佳选择
 
    以承担高昂的癌症等重症护理费用为使命的保险产品(以下简称“康护险”)不同于一般的医疗保险,也不同于以生活照料为主的长期照料保险,它是一个综合管理的项目,需要比较高的各类人员的配合。康护险分为机构和居家两种类型,涵盖康复和临终不同的服务。
 
    康复致力于帮助癌症重症病人在手术和放化疗之后尽快恢复独立的生活方式。这里有专业医生进行康复指导,具体康复师指导机能身体的恢复,并由心理咨询等社会工作者提供精神支持,让病人在出院后清晰地指导下一步的治疗和恢复方案,建立信心和信念,尽快恢复正常的生活秩序,同时科学地关注疾病的后期注意事项。
 
    临终护理也是综合养护服务,偏重于不可逆的患者护理。在医疗层面更注重疾病的控制和疼痛管理,医师和专业护士有多种专科医生护士组成,全面实行适合不同病人的养护方案;在精神层面,更注重心理健康和情绪管理;在社会方面,协调家人和亲友的互相配合,并在一定程度上普及医疗常识和对生命意义的交流,让患者在平合理性和充满人文关怀的氛围中度过每一天。
 
    澳大利亚的长期照护制度起始于60多年前,1954年出台了《老人照顾津贴法案》,其基本的做法就是由政府对长期照护进行补贴。澳洲的长护从补贴护理津贴开始,到如今,澳洲的长期护理已经成为最大的行业之一,2015年长期护理支出占GDP 的1.18%,其中77%为政府补贴。2016年政府补贴达到167.9亿澳元(相当于澳大利亚GDP的1% ),并预测财政补贴以每年6% 以上的速度增加。这些补贴平均到65岁以上人上,相当于每人每年享有居家养老(设施改造和居家服务)1000澳元,养老院补贴3000澳元, 其它100澳元。澳洲的长护机制非常完善,中国在目前经济社会条件下难以实现,但是这其中最具有吸引力的可以逐步发展,在所有享受澳洲长护的人群中,癌症患者占了6%, 也就是说,以澳洲的经验来看,政府用他们0.9% GDP的支出中的6%-10%的费用可以率先建立癌症为主的重症长护险。
 
    虽然美国等保险公司发展了比较成熟的长护商业保险,但都是以支付一定金额的护理补贴为主,如果就通过开发癌症等重症护理险加入到长护领域中来,就可以是替客户做好长期的财务规划,而在服务供应商,可以为全科医生,专科医生,肿瘤医生以及生活护理之间建立一个对接的平台,,以应对可能出现的护理费用巨额缺口问题,这对那些年轻时拥有财务能力,年老时患有癌症或其他重症的人来说,有一个长期护理的保障,并尽可能提升生活品质的人来说,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对每个家庭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需要的产品。
 
    康护险的建设对中国的保险业将对有巨大的推动作用,同时更会推进真正的长期照料市场的运行,以康护险为基础对重症和全失能老人的护理流程会起到标准化的作用,这个具有前瞻性的产品开发不仅会填补金融产品的空白,更为社会所急需的服务填补空白。真正能做好这个产品的,一定会成为长护市场的领军企业,在实现商业利润的同时也实现了良好的社会效益。
 
    (作者:鲁蓓,澳大利亚国家人口老龄化研究所研究员;卫新江,中国人寿金融保险研究中心)